狐狸视频下载安装

用了一周的时间,苏澜馨的秘书算是把比赛整体方案做出来,并且让苏澜馨比较的满意。

只是苏澜馨还没有高兴,这个周五的早上就接到了老街改建部门的通知,请她去参加老街改建方案会议。

在赶往会场的路上,秘书坐在车子的前排说:“苏总,从改建部门周三那个座谈会结果看,他们已经和古街上大部分商铺达成协议,古街改建的时间里,会统一安排地方让商户继续经营。”

苏澜馨点点头说:“嗯,这些在我的意料中,从他们拿出那份省设计院改建方案,已经说明了,他们不会用我们的方案。”

秘书想了想问:“苏总,那我们的投资?”

苏澜馨非常平淡说:“投资自然要继续,古街改建项目,是我回来建设家乡的项目,我们所要的是积累口碑,不是要靠那个项目赚钱。”

秘书听到这话恍然明白,苏总为何一定要投资淮城古街改建项目。

苏澜馨从一开始,就没有想过要在古街的改建上获利,她是要用这个投资获得好的口碑。

积累下好口碑,才是接下来苏澜馨餐饮集团回来发展的最好助力。

这份口碑被宣扬出去,必然会获得家乡很多人支持。接下来苏澜馨集团旗下餐厅入驻,一定会收获家乡人支持,从而让她集团旗下餐厅成为淮城餐饮代表。

这一切是苏澜馨回国前,就已经想好的一个方案,是她想要达成的一种结果。

虽然现在,因为冯一帆的出现。

花房mm淡雅清纯写真

又是冯一帆。

现在想起这个名字,想起这个人,总会让苏澜馨非常的不舒服,真的是很让她头大,却又没有更好的办法一次解决掉。

虽然冯一帆出现确实打乱了原本要拿回苏记老匾,用这百年老字号名头扩大影响的计划。

但是苏澜馨觉得,如今要用厨艺比赛去推广富景楼,她建设家乡口碑放在富景楼身上,实际上也应该是有同样的效果。

所以对苏澜馨而言,老街改建方案不重要,她要的只是投资带来的口碑效应。

再次想到了冯一帆,苏澜馨眉头微皱,还是问了一句:“苏记最近生意怎么样了?”

秘书赶紧说:“苏记现在已经成为古街上人气支撑,我们曾经私下对去古街的人进行过访问,几乎所有人都是冲着苏记去的。”

苏澜馨脸上无悲无喜说:“看起来,大哥的女婿果然是能力不凡嘛。”

秘书迟疑了一下,又接着说下去:“苏记这一周的人流有些下降,但一来是因为进入工作日,二来也是很多人好奇心被满足,所以人流开始出现回落。”

苏澜馨点头说:“回落很正常,一开始大家都去,是因为新鲜,后面肯定会回落,最后逐渐趋于平稳。”

说到这,苏澜馨又问:“你们有没有调查苏记回头客的数量?”

秘书赶紧道歉:“对不起苏总,这个我们没有进行观察,实在是暂时不好确认。”

苏澜馨回应:“没关系,不用去查了,你接下来的工作重点,是要尽快把比赛宣传出去,要把声势给造起来,先要让更多人知道富景楼更换了厨师团队。”

秘书立刻答应下来,同时心里也大概猜到苏总这样做的想法。

在明知道拿不回苏记老匾情况下,苏澜馨这就是已经摆明了,要跟苏记打擂台。

她要用自己手上资源和资金,对富景楼进行大力的包装和宣传。从而抢占淮城本地口碑,将富景楼给推广成为淮城美食文化的代表。

苏澜馨又提醒了秘书一下:“还有,我和陈威师出苏记事情,不要直接宣扬。”

秘书听到这话,马上明白苏澜馨的意思。

不要去直接宣扬,要用一种看似不经意被发现的方式,把苏澜馨是苏记的女儿,陈威这位集团总厨也是师出苏记的信息,给广而告之。

不能把事情说明白,要留出足够让大家去想象的空间。

这一点,对于苏澜馨集团宣发而言,实际上并不算是什么难事。

苏澜馨他们赶到了开会的地方,会议开始后,改建部门拿出了一份意见书,交给了苏澜馨去看。

改建部门的人非常明确说:“这份意见书,是我们周三的时候和淮城古街上商户和商铺所有人进行座谈会后,听取了大部分意见所总结出的东西。”

苏澜馨认真地翻看了一番,大概了解了意见书上的内容。

放下了意见书,苏澜馨看向对方问:“这么说,古街改建是要遵循这份意见书?”

改建部门的人点头:“不错,我们原则上是遵循这份意见书,会参照省设计院那份方案,是在古街原有基础上进行改建,仍然是坚持‘修旧如旧’。”

听完了对方的话,苏澜馨又接着问:“那么,意见书中,有关于那些商户安置,你们也准备照办?”

改建部门人依旧是点头:“对,原则上不变,会安排在古街附近的地方,允许商户在那边进行摆摊,改建期间不收取任何费用。”

苏澜馨想了想又问:“那么,我可以单独和商户以及房东约见吗?”

改建部门众人有些奇怪看向苏澜馨。

后者继续说:“你们不要误会,我们不会做什么,只是跟他们谈一谈,看看能不能拿到他们的铺面,我想我们之间私下里的交易,不会触犯什么法令吧?”

改建部门众人面面相觑,最终也还是无奈回答苏澜馨。

“嗯,这是允许的,如果有人愿意转让铺面,我们自然也不会干涉。”

苏澜馨点头:“好,这样足够了,剩下的我们没有任何意见,一切就按照省设计院的方案执行,我们公司的投资会很快到位。”

听苏澜馨竟然如此爽快答应了,在场改建部门的众人还真有点不适应。

良久,负责改建的一位起身,非常认真说:“好,那我们淮城诚挚感谢您和您公司的支持。”

苏澜馨自然是赶紧起身,和对方握了手说:“不客气,淮城是我的家乡,而且我是在古街上长大的,所以建设家乡我苏澜馨自然是义不容辞。”

这番话,获得了在场改建部门认同,改建部门众人也没想到会谈的如此顺利。

如此一来,淮城古街改建的工程可以正式开始,接下来就只剩下一些细节部分了。

会议的最后,双方商量了正式宣布改建的发布会时间。

苏澜馨心里也已经是盘算好,要在改建发布会现场,宣布富景楼举办的厨艺大赛,趁机把一切的宣传都给推出去。

至于收购老街上一部分商铺,事情苏澜馨自然是交给公司的人去办。

到了这一步,所有事情几乎都在苏澜馨计算中,除了冯一帆。

刚想到这,苏澜馨突然就听到改建部门的人提起苏记和冯一帆了。

“古街上有些商铺还是要保护下来,尤其是那个苏记,还有几家老手工作坊,回头我们派人去谈一下,尽量给出他们足够的优惠,要把他们留在古街上。”

“上次座谈会的时候,我跟苏记那位大厨聊过了,他明确说苏记不会离开。”

“那就好,只要苏记在,古街改建后就依然还是如今这条古街。”

“还有那几家老手艺店铺,也都去和几位老人谈一下,让他们尽量留下来。”

“这个我觉得,可以找那位冯大厨帮忙,苏记和那几位老人的关系似乎一向挺好的,我觉得由冯大厨出面的话,应该会更容易劝说下来。”

“好,那再去找一次冯一帆,希望他能帮我们这个忙。”

……

苏澜馨听几个人又聊起冯一帆,让她的心情感到非常的不好。

恰在此时,秘书凑过来轻声说:“苏总,我们是不是也该走了?您稍后还要去富景楼呢。”

苏澜馨回过神来,压下心底对冯一帆这个名字的不爽,微笑跟改建部门的众人告别。

看着苏澜馨离去的背影,改建部门有人低声议论了几句。

“听说,这位苏澜馨苏总,也是苏记出来的,是冯大厨妻子的姑姑。”

“我也听说了,似乎她一回来,就去争过苏记的那块老匾。”

“结果呢?”

“结果那位冯大厨回来,保住了老匾。”

“厉害啊,有种像是看小说和电视剧的感觉呢。”

“我感觉,这件事情还没结束,苏记的这位姑姑,还是会跟苏记继续较量下去。”

“唉,冯大厨的手艺,真的是很棒,菜做的好吃啊。”

“那我们中午过去吃吧?”

“好啊,刚好我们这边离古街也不远的,今天说好了,大家aa。”

“哈哈哈,aa就aa,各吃各的挺好。”

……

如今对靠近老街周边的大部分而言,午餐和晚餐的选择上,第一时间便会想到苏记。

这一方面是因为这段时间苏记被宣传的很多,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苏记的饭菜比较实惠。对周边附近上班族而言真的是很友善。

就像是古街改建部门的这些人员,虽说是要和苏澜馨这位投资人开会,但中午也是没有安排餐食,也没有伙食费用上的补贴。

所以他们中午吃饭,肯定要选择一些味美价廉的地方。

刚巧开会的地方距离苏记比较近,很自然就会想到要去苏记吃。

这段时间里,在老街周边街区的上班族,多数也是出于这样的原因,会把苏记作为午餐的最优选。

如此一来,确实给苏记带来了很火爆的声音,但是也增加了苏记后厨压力。

甚至这些天里,冯一帆伊府面制作进度上,都快要跟不上消耗。

好在冯一帆及时作出了一些调整,增加了每天制作伊府面的量。再加上苏记保持中午不超时的营业时间,倒也是保证经营上的需求。

苏澜馨带着秘书离开,上了车之后突然问:“这里是不是离苏记很近?”

听到这话,秘书愣了一下,也只能说:“是的,我们这里去古街的话,只需要过两个路口就能到。”

苏澜馨接着说:“嗯,那就去那边吧,中午我们去苏记吃。”

秘书听到这话,真是有一点摸不着头脑,没明白苏总这又是要去干什么?

不过秘书也不敢多说废话,只能是按照苏总的要求,让司机去老街。

在苏记,冯一帆带着徒弟在后厨忙碌着,把中午所需要的各种备料都给准备妥当,其中最关键自然是各种浇头所需的汤底。

汤底如今通常都是,冯一帆早上起来就给煮上,差不多在临近中午时再进行一遍加工。

获得非常干净的清汤,用来作为中午煮面和做各种浇头的底汤。

这段时间,林瑞峰跟着也算是学了不少东西,一些配料的加工,林瑞峰也能帮师父去做。

虽然每天早上要忙自家早点铺,然后就要过来苏记帮忙,看似是非常的辛苦。

但是林瑞峰丝毫不觉得苦,他反倒是觉得每天这样过得很充实,既能够把父母早点铺经营好,同时又能在苏记学到很多东西。

正在切着料,林瑞峰就想起了师父的刀法,然后忍不住就想要学一学师父的刀法,来一个快切。

哒哒哒。

一阵急促的切墩声过后,冯一帆几乎是看都不用去看一眼,直接下了判断:“不合格,部重新切。”

林瑞峰也是认真看了看,发现确实是不合格,因为切出的丝粗细不均。

一脸无奈,林瑞峰只能是重新切。并且也不敢再去学师父刀法,只能是乖乖慢慢切丝。

冯一帆再次开口说:“有些东西,急不来,你如今不过是刚学会走,基础没有练到足够扎实,你就想要去跑,吃亏的只会是自己,明白吗?”

林瑞峰赶紧认真回应:“是,我知道了师父。”

回应过后,林瑞峰也是开始认真切丝,每一刀落下不求速度多快,但尽量保证粗细均匀。

师徒俩在后厨忙碌时,前面苏若曦看时间已经差不多,便把门上暂停营业牌子取下,把苏记第二道门推开,准备要迎接今天的客人。

打开门没多久,陆陆续续客人开始进门来,中午过来吃饭的人还是要比晚上多些。

所以没多久,餐馆里的桌子已经被坐满了大半。

正当苏若曦忙着招呼客人,记录大家点单时。一扭头,刚巧看到苏澜馨领着秘书和司机进门。